[留低方案]-深水埗民間規劃

付出過,留下來

留低方案之 一)規劃方案之原則及實踐方針

一)規劃方案之原則及實踐方針:

1) 以人為本、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以《市區重建策略》中「以人為本」的原則,希望不破壞我們原有街坊的生活質素為最大原則。可持續發展,顧名思義,就是在社區原有的優點,人們原有的生活的優點,應予以保留,再在好的環節上面,再加以發展,至於一些需要改善的東西,則予以改善──這樣才是「可持續」。近年的社會發展已展示了推土式發展的盲目與危險,我們希望房協和發展局可以以史為鑑,真正以可持續發展的原則去發展我們這個社區。

2) 多贏、可行的原則:以《市區重建策略》中「以人為本」的原則,希望不破壞我們原有街坊的生活質素,同時又讓社區有更新的機會,亦讓房協在此中可以有收益,更連地產商亦可以得益。故此,我們選擇了盡量將參與這個留低方案的舖戶,盡量組合在一起,以方便重建地盤中其他樓宇的拆遷工程,亦令到不用清拆的幾個號碼的地積比率可以轉移到地盤內新建的樓宇中。同時,我們提議的方案在時間上是最快可以留人又開展到重建的方法,各街坊也情願留在社區,以一呎換一呎的的舖換舖方法,放棄賠償,希望通過街坊的讓步,可以令多方達致多贏的結果。

3) 公平原則:我們想有個公平原則,意思是希望我們由原舖搬到新地點的方,並非籍此希望獲得比以前更優厚或更差的生活條件,而是希望同時保留舊樓與地下舖面,因為留在舊樓,我們才有能力負擔,不需要房協或政府提出任何另外的金錢優惠。

雖然關注組邀請了學者與專業人士為本方案提供協助和給予意見,但限於資源的問題,加上方案只牽涉重建地盤內極小部份的地方,方案提出的方法亦相當簡單,故,本方案只會提出一個基本可行的方向,至於細節部份,則希望留下討論的空間,與相關的政府部門商討。

深水埗重建關注組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留低方案內容 | | 發表留言

留低方案之 二)規劃方案之實踐方式

)規劃方案之實踐方式:

)空間──搬遷方式:

我們將很想留在原區、不想接受賠償搬遷的街坊分為三大類,並進行原地保留或搬遷︰

1)三間車房及一間閣樓舖──保留福榮街502B-504B讓其遷入:這包括哨牙林補車(現址興華街5號)、金泰汽車(現址興華街11號)及大眾膠輪(現址元州街422號),他們需要一些可以泊車的街道,青山道這種旺街,反而不適合他們,所以他們之前一直在元州街、興華街及福榮街。地圖中可見,K22這個形狀,我們保留福榮街中間的一段(502B-504B),不會太影響地盤,因此便認為應搬三個車房連閣樓進去。

新忠花店的閣樓舖也會搬到這個地方,至於是否地舖,基於公平原則,它可以是,也可以不是,端看商討結果。

現時許多新樓都不願租給車房或其他有工場的行業,所以他們很難找到新樓繼續經營,而舊樓則愈拆愈少,所以他們很難找到店舖。當中哨牙林補車軚的舖面是兩面單邊,兩面皆可泊車,現在難尋;金泰則前舖後居,他亦難以在現存地方中找到前舖後居的單位。大眾膠輪則擁有1050呎地舖加1050呎閣樓,再加一個樓梯底舖,當中空位可放三台私家車,再加數輛電單車,舖位樓高可以容許周先生在天花制架存貨。閣樓則是貨倉,可儲放大量存貨、單據文件,另後巷及前街可暫放器材工具、門前馬路可以停泊兩排車。如果要這三間車房將舖面、貨倉、生活空間拆開來,他們將要有更多員工才能成事,因為當倉、車房分別位於不同地方,零件搬運等事皆需找人特地遠道往還。這樣除了一方面成本增加,另一方面費時失事,同時,亦有部份車房不可能再負擔增加員工的開支而無法營業。

其實興華街轉角、元州街一帶車多人忙,實為旺地,他們搬往福榮街,其實已經較舊有舗位的條件差了一點,唯他們需找尋適合經營及大小合用之單位,亦需門前可停泊車輛。故他們亦肯搬往福榮街502B-504B的地段。

2) 檔仔──將青山道410號地舖拆成四個小舖遷入四個檔仔:

比如友聯電器(原址青山道389D2號地舖連閣樓及後巷工場)、菜檔(原址青山道389號地下C舖連閣樓)、潘拾園藝(原址興華街23號後樓梯舖),以及朱記報紙檔(現址青山道404號樓梯底街檔),我們都將之歸為「檔仔」類。它們都是小舖,我們會拿現存「新德記」(青山道410號地舖)的那個面向昌華街的舖位,拆成四個小舖予他們遷進。他們之前在昌華街及青山道,都是很旺的地段,如果搬遷,他們很難全都面向青山道,唯有「蝕底」一點,選擇靠近青山道,面向昌華街。

關於「檔仔」,一來他們有些已經不用再交租,另一些就算要租也只是二三千元,他們只能夠在低廉租金下才能維持生活及生意。他們現在找到的舖位最便宜也超過9000元, 而且是在樓價未升之前,所以他們現在很難找到適合舖位。如果他們要搬,即使有大舖亦無用,他們有些只需幾十呎地方,有大舖的話他們既要捱貴租,亦用不了那麼多地方,但本區最小的舖位也百多呎,他們得物無所用,所以最適合他們的就是租金便宜的小單位,故此他們選擇了面向昌華街的分割舖位。

其實,這對幾個做生意的檔口來說犧牲也頗大。朱記報紙檔的舖位本來面向青山道,而且是雙數號碼有巴士站那一邊,人流很好,在方案中卻縮在昌華街。另外菜檔和電器檔本來向著興華街,也是人流很旺,現轉去人流相對少的昌華街,也要做出適量犧牲。不過,為了保存其客戶和社區網絡,他們也願意作出這個犧牲。

另外,菜檔、電器檔、報紙檔,都只是街坊生意,他們主要服務在附近上班、工作及居住的居民,朱小姐舖位的客人多是的士司機、保安 員等,黎生客路是舊區居民及天台戶,菜檔主顧則是樓上樓下的居民,所以留在這區當中變得十分重要。如果他們要找新舖位,可能需要離開這區,到時可能不比這區旺,而且租金只會更貴,亦失卻了本區的網絡、元州和蘇屋邨的街坊客。

潘拾園藝方面,他只需擺放工具,但再高就走不了,因為他最長的工具有11呎, 擔心走太長的樓梯會平衡不了,會出意外。他以往只找地舖的後梯,他不用走樓梯,如今很多舊樓已被清拆,所以這亦是他難以再找到同類地方的原因。潘伯亦曾試過找工廠大廈,唯因年紀老邁,加上患有心臟病,有時工具太重會負荷不了。

3)青山道的大舖──保留青山道404-408號讓其遷入,當中一間原址保留:

這有現址406號的蘇記茶莊、395號的富貴城遊戲機中心

蘇記茶莊只想原位保留,此亦為已仙遊的創業者蘇老先生所願。青山道對面,即「單數」那邊,有一間富貴城遊戲機中心,此遊戲機中心亦會搬到青山道昌華街那邊,以盡量將舖位組合在一起為原則,盡量不影響拆遷工程。

蘇記茶莊,他最想就是原地保留,一來是因為蘇老先生的遺願,另亦因當地樓底高,很通爽,適合保存茶葉,而昌華街入青山道的轉角位置亦人流十分旺。青山道有分單數則及雙數則,雙數則是巴士站的集中地,亦是舖價最高的地方,在巴士站後面,容易招徠街客,蘇屋街坊亦會來買茶,而搬走了或已移民的客人亦會憑卡片找來,他們怕搬走後會失卻廿多年來的老顧客,所以他們想留在這條街。

不過遊戲機中心的牌照有需要政府的特別照顧──由於現時法例對遊戲機中心的規管,執業許可牌照是跟地址的,而牌照之批出與否,則視乎附近有沒有學校、另一間遊戲機中心等,因此,是十分難找到新舖,而且一搬舖位,所有東西及申請程序都要從新再來。

4)社區用途──青山道404410號及福榮街502B-504B的樓上住宅空間:

整楝樓會保存,樓下地舖會如上述讓想留下的商戶集中,而樓上就會空置出來,我們建議可用作社區用途:

l 新移民婦女及東南亞新移民支援中心:據參與方案的街坊平日觀察所知,深水埗重建區及周邊一帶,因多租便宜的住宅,故多有新移民婦女,很需要支援服務和托兒中心;

l 公共使用的社區中心:在K20-K23這一帶,雖然有社會服務,卻沒有社區中心,就近一間也要到屋邨範圍,但其實在公屋邨裡的社區中心,也無辦法再容納對舊區這邊的支援,而對街坊而言也稍嫌遠,故,建議可以在樓上設置讓街坊有閑暇活動的社區中心,可以由非牟利機構來營運;

l 駐場藝術家:近年已有不少本地藝術家認識到舊區的美和意義,也樂於以舊區做創作題材,重建區的街坊就曾與許多藝術家合作。建議可以公開招標的形式,招請駐場藝術家,如此也為將來的新社區生色不少;

以上幾點是由街坊的生活觀察所得出的建議,當然亦不排除有其他的社區需要,可以透過簡單復修樓上的單位而再利用。

乙)時間──分期搬遷清拆方案

這個分期搬遷清拆方案是可以達致既留人,又可以在最快的時間內開展到重建工作的方案,最快可以在一年內,街坊搬遷妥當,而地盤內需要清拆的樓宇又可以開展清拆工作:

1) 集中在福榮街的三間車房及一間閣樓舖:

 由於這幾間舖都是搬去福榮街502B-504B,而三間車房都分別有閣仔和閣樓,建議可先清拆福榮街502B-504B的三樓至六樓,留下地舖和二樓,讓三間車房和一間閣樓舖搬入。

 預計這種清拆只需要數個月時間,搬遷只需數個星期,而搬遷一完成,旁邊的樓宇就可開展清拆重建。同時,福榮街502B-504B的地積比率又可轉移給旁邊樓宇,對發展商亦有利。

2) 集中在青山道的大舖和檔仔:

這些店舖分佈在K20K21K23的重建地盤內,而在我們的方案中,他們全都會集中在青山道404-410號的地舖。最快的方法,就是在清拆福榮街502B-504B的三樓至六樓的同時,所有店舖先行搬遷集中到該處。其實,部份商戶如蘇記茶莊其實不用移動,這個搬遷只需時一個月便可以處理妥當。

 因此,計劃開展一個月後,本來在K21K23重建地盤內的想留低的商戶的店舖,就會可以騰空本來的空間。換句話說,此計劃開始一個月後,K21K23的重建地盤內所有樓宇,就可以開始清拆。

丙)財政──多贏方案

這個方案將不會影響重建地盤中其他樓宇的建造樓層,甚至可將保留的建築物的地積比率轉移給旁邊的樓宇,對房協及發展商可以在重建項目中所獲的資金,幾可以說沒有影響。同時,為留在這社區中生活,參與規劃的街坊都願意放棄賠償,以舖換舖的方法,希望令多方都享有多贏的結果。

ssp_banner-1.jpg

深水埗重建關注組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留低方案內容 | | 發表留言

社區研究報告–研究團隊

市區重建社區研究系列 I

深水K20-K23項目

社區研究報告 研究團隊名單

研究員:

陳允中 香港科技大學城市規劃助理教授

陳劍青 香港浸會大學地理學碩士研究生

批判地理學會

李維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兼任導師

研究助理:

羅淑玲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研究員

鍾麗麗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學生

許芷盈 香港理工大學美術及教育設計系畢業生

梁裕民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學生

范滲榆 香港中文大學宗教及文化研究系學生

王曉君 香港中文大學宗教及文化研究系學生

陳巧盈 香港中文大學宗教及文化研究系學生

胡希  香港中文大學宗教及文化研究系學生

葉潔芳 香港科技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 社會科學部學生

陳嘉兒 香港科技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社會科學部學生

袁智仁 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碩士研究生

鄭君儀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媒體管理碩士研究生

黃潔萍 香港浸會大學地理學碩士畢業生

陳穎妍 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學生

梁俊彥 毅進計劃畢業生

Dorathy Tang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學生

 

20083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社區研究報告 | | 發表留言

社區研究報告:摘要Research Abstract

研究摘要


是次研究集中關注香港市區重建與受影響社區之間的關係,希望透過分析自二零零四年起香港房屋協會在「興華街及青山道」
K20-K23的重建項目中,受市區重建影響下社區的狀況,探討現今市區重建的策略與模式的社會及經濟意義。

本研究藉著深入訪問十戶生活在受該重建影響的社區人士,並觀察他們的日常生活作息,分析他們的生涯自述,以期能達到三個主要研究目標:

一、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透過探討空間使用、人際關係與經濟運作的狀況以及這三者之間的關係,來深入分析這個舊區的社區網絡性質;

二、檢討現行整體市區重建政策及其在執行上對街坊生活及社區網絡的影響;

三、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評估香港的市區重建和社區發展該走的路向。

研究的結果顯示,深水埗K20-K23重建區的內的社區狀況,本來就已非常符合國際社會所定義的可持續發展社區。這個社區本身已包含豐富的經濟和社會活力:舊區的空間和文化本身衍生了一種生活中基本的互助互惠態度、大量無論對社區還是整體社會都有利的無形社區資產(intangible community capital)、面對未可預知情況的自我恢復、調適的活力、強調直接溝通而帶來的小區經濟和多元經濟生態的可能,等等。其生活形態,已具備了如地理學者Whitehead (2007) 所言的「固有可持續性」 (actually existing sustainability)。同時,研究透過比對深水埗K20-K23重建區與當代商業社會生活的特質,發現在現今的彈性資本主義社會中,保育一些具有深厚關係的社區網絡,對整體社會在人文價值和維持社會和諧兩方面,皆具積極和正面的意義。

總括而言,從對這個深水埗K20-K23 建區的深入研究,我們發現了現行市區重建的核心價值問題,我們建議政府及執行重建當局,重新檢討現行社區之重建方式,對整體社會的意義。同時,對於研究個 案中的受影響社區,許多無法/不願搬遷的人,都是基於無法量化的無形社區資產。故此,以公平而又合乎成本效益作考量的重建執行方式,應是參考以往香港房屋協會執行油麻地重建項目時,建立駿發花園的方式──樓換樓。如此則既保存社區網絡,又免去大量賠償金額,亦減少許多爭抝,這樣才真正保障到社會的和諧穩定。


Research Abstract

This research focussed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urban renewal policy and practices and the affected communities. Analysing the situation of the community being affected by the urban renewal projects in Sham Shiu Po, Castle Peak Road/Cheung Wah Street Project;Castle Peak Road/Hing Wah Street Project, Un Chau Street/Hing Wah Street/Castle Peak Road Project, Hing Wah Street/Un Chau Street/Fuk Wing Street Project (K20-K23) undertook by the Hong Kong Housing Society, the research investigates on the societal and economical meanings of the current urban renewal policy and strategy.

Through in-depth interviews, observations of the daily livings and analysis of their life’s stories of ten households in the affected community, the research hopes to accomplish three main objectives:-

1. Through the perspective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is research analyze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ommunity networks by studying the relations between the utilization of space,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and economic activities of the community..

2. Evaluate the impact of the current urban renewal policies and practices on the livelihood of the Kaifong (residents) and their community networks.

3. From the viewpoint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ssess the ways that urban renewal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 should be taken.

Our finding showed that the existing condition of the community in the Sham Shui Po K20-K23 Urban Renewal Districts tallies with the definition of sustainable community development as defined by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The community contained a diversity of economical and societal energy: the spatial setting and culture of the “old” (developed) district bred reciprocity as the basic bearing of life; a multitude of intangible community capital that benefits the community and society; equipped with self-rehabilitate and re-adjustment capabilities that prepared the community for unknown and unforeseeable events; the possibility of the development of a diversity of economic activities and small scale economies based on direct communication … etc. These characteristics of living described above is a true practice of “actually existing sustainability” proposed by the geographer Whitehead (2007). Furthermore, through the comparison between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ham Shui Po K20-K23 Urban Renewal District and the mainstream commercial life style,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deeply rooted community networks could bring progressive and positive meanings in its development of citizenry value and nourishment of societal harmony in the age of flexible capitalistic society.

In conclusion, through the in-depth research into the Sham Shui Po K20-K23 Urban Renewal District, we discovered imputable questions in the core value of the current urban renewal policies and practices. We suggest the government and its institutions should re-evaluate urban renewal practice and the value it imposed on the society as a whole. Moreover, the research discovered that, most of the households who cannot afford to or do not wish to be removed because of the unquantifiable and embedded intangible community capital. Therefore, the fair and cost effective equal exchange model of a “flat for a flat” that the Hong Kong Housing Society succeed in its Yau Ma Tei urban renewal project — the Prosperous Garden – should be referenced. Only then, we can reach a win-win situation by preservation of the community networks, conserved large fund of compensations and reduced a lot of arguments and disputes. Such exemplary practices will bring better societal harmony and stability.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社區研究報告 | | 發表留言

社區研究報告-目錄

目錄:

1) 研究背景簡介

2) 研究框架

2.1)文獻綜述 ( 2.1 , 2.2 , 2.3 )

2.2)研究方法

3) 研究範疇一:社區網絡與社會貢獻 ( 3及3.1 )

3.1多層次的人際關係網絡 ( 3及3.1 , 3.1.2 , 3.1.3 , 3.1.4)

3.2「孩子網絡」與「小動物網絡」:創造有生氣的街道生活 ( 3.2 )

3.3無處不在的「社區中心」:誘發自發互惠的空間 ( 3.3 )

3.4分析:社區網絡、貢獻精神及社會學習

3.4.1「禮物性」的互惠經濟系統 ( 3.4分析之3.4.1 )

3.4.2主動參與和互相依存:貢獻與學習作為一種基本生活態度 ( 3.4分析之3.4.2 )

4) 研究範疇二:社區產權用地

4.1社區產權在區內的狀況 ( 4.1 )

4.2分析:

4.2.1社區網絡的空間展示 ( 4.2分析之4.2.1 )

42.2空間使用的信念:「協調」vs「規則」、「使用」vs「交易」( 4.2分析之4.2.2 )

5) 研究範疇三:社區經濟發展的狀況

5.1租金平穩

5.2社區優惠:處處為客戶著

5.3掌握自己生活的營生模式:自雇者的機會之地

5.4舊區的空間:傳統手工藝業的溫床

5.5無名生意:靠口碑的無形廣告

5.6同業互補多於同業競爭

5.7自發小型環保回收業:慳儉精神與實踐環保

5.8分析

5.8.1錯覺:「經濟轉型」之單一想像

5.8.2一個「盡做」的對話世界vs一個「盡賺」的廣告世界

6) 研究範疇四:市區重建政策的執行與反應

6.1 有關市區重建人員濫權和敷衍塞責的問題

6.2 有關市區重建政策視野短淺、急功近利的問題

6.2.1漠視民間小型商業模式之特性

6.2.2「人人是賊」的錯誤假設

6.2.3漠視社區網絡乃街坊之長期社會資本

6.2.4漠視社區產權作為社區認可貢獻的回饋模式

6.2.5割裂的市區重建政策

6.3 分析:「只會用錢解決問題」與「人人都有個價」的量化思維

7) 綜論:可持續發展.市區重建.社會價值觀

7.1可持續發展:與國際社會接軌

7.1.1什麼是「可持續發展」?

7.1.2研究中的社區原生態已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社區

7.2 彈性資本主義時代中的人倫關係

8 ) 總結:市區重建的前瞻及個案社區之可持續發展路向

9)十戶個案的研究報告:

.(1)「後樓梯鋪」的異質空間(differentiated spaces)—潘拾園藝

.(2) 社區空間 .社區產權 --友聯電器

.(3) 選擇自由與不孤獨--菜檔羅小姐的深水埗生活啟示

.(4) 經社區確認的空間使用者--朱記報紙檔

.(5) 一生被迫遷多少次--新忠花店

.(6) 社區安全網和志向的滿足--大眾膠輪

(7) 三分二的生命都在這裡—哨牙林補車呔

(8 ) 前舖後居的車房兼社區中心、環保回收站──金泰汽車

(9) 意想不到的青少年中心 – 富貴城電子遊戲機中心

(10) 三代人的心血無人賠得起--蘇記茶莊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社區研究報告 | | 發表留言

1)研究背景簡介

1)研究背景簡介

是次研究集中關注香港市區重建與受影響社區之間的關係,希望透過分析自二零零四年起香港房屋協會在「興華街及青山道」K20-K23的重建項目中,受市區重建影響下社區的狀況,探討現今市區重建的策略與模式社會及經濟意義。K20-K23項目是前土地發展公司遺留項目,在宣告了重建十多年後,終於2004年由香港房屋協會(下稱房協)開展了該項目的重建過程。房協於2005年已獲特首連同行政會議為其在這個項目頒佈《收回土地條例》,正式強行將項目內地權收歸政府所有,而自條例頒佈開始,所有仍未搬走的居民或舖戶(下文統稱「街坊」)已份屬「霸佔官地」,房協可按照需要控告未走之街坊。截至20082月,地盆內仍有十七戶街坊未遷出。由十多戶街坊所組成之「深水埗重建關注組」更擬就街坊去向之問題,向政府提出一個以「多贏」和「公平」為原則「留低方案」,建議一個他們認為在時間上是最快捷、財務上可行及可以留人又開展到重建的方法令想留在原區的街坊多一個留低」的選擇。如此更能合市建局的重建策略中強調的「保存社網絡」。截至本研究報告完成,街坊已就方案去信發展局,唯政府及房協仍未就該新方案與街坊會面。

本報告之所以選擇這一個重建區作研究對象,是因為,近年市區重建引起社會關注的多是一些有清楚特色的地區,如喜帖街(灣仔)或波鞋街(旺角),但就很少關注到一些草根階層或中下層聚居的舊區。這些舊區雖沒有清晰的「特色」,卻是一般中至下層市民生活的地方,並由於要服務各種生活需要,而發展出不同行業共生的狀態,是一些很普通,但卻最有「舊區」特色的小社區,最具普遍代表性的舊區。然而,可以想像,其實這些地方才是過去與未來市區重建影響最大的區域,更因其牽涉許多社會裡的中下層的人士,會包含許多弱勢社群,因此,更需要對之多加了解,才能更了解目前市區重建此一社會現象。

img_9458.jpg

本報告將會藉著深入訪問十戶生活在受該重建影響的社區人士,並觀察他們的日常生活作息,分析他們的生涯自述(life story),以期能達到三個目的:

一、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深入分析社區網絡的性質;

二、檢討現行整體市區重建政策及其在執行上對市民生活及社區網絡的影響;

三、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評估香港的市區重建和社區發展該走的路向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社區研究報告 | | 1 則迴響

2)研究框架–2.1文獻綜述之2.1.1

2.1.1關於深水埗K20-K23重建項目的社區研究

基於香港本土研究的缺乏,是次研究難以將有關該社區的文獻作出全面的討論。縱使如此,我們仍可發現有兩類有關社區研究的資料,正在公眾領域上流傳。

第一種是香港房屋協會的對該重建區的簡單描述[1],與及受區議會委託的香港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學系,一份對深水埗市區重建的研究報告[2]。前者除了提及「受影響居民」、「受影響商戶」兩項數字外,幾乎沒有任何社區資料。後者則從統計數字及民意問卷調查,綜合了重建區內的「人口」及其訴求。這種意見綜合的分析方法,表面上似乎取得社區的總體認識,但卻忽略了一些重建區內居民生活的多樣與靈活的社會關係。這種以家庭及個人為單位的量化研究,容易落入社會科學中「過度原子化」(over-atomization) 的困境,導致人與人的社會關係無法呈現,社區空間與市民生活也得微不足道。

另一類則是一小部分從民間衍生的紀錄文字,多以記敘生活記憶,從個人故事及藝術圖樣作表現方式。例如許芷盈 (2007) 的《重見重建》[3],就是從市民方向出發去理解市區重建的著作。作者仔細觀察重建區內的店舖,透過口述歷史回溯舊區之「舊」,即社區的社會與歷史底蘊。這種有點懷舊的敘述,跟現今市區重建政策有何關係呢? 跟「保存社區網絡」這個辯論有何關係? 這都是仍需要進一步研究的課題。

以上的文獻反映了香港典型對社區研究的侷限與不足,要不就是太工具性的(市建局或房協出資做的),要不是太鄉愁,無法仔細的分析街坊是如何在日常生活的實踐中,凝聚出有社會意涵的社區空間,以及這些空間與整體社會的關係。儘管近年來社會對面臨市區重建下的社區日益關注,以社區而非個體為主要單位的研究還是屬於少數 (例如民間博物館計劃與深水埗區議會合作出版的《小作業大智慧訪尋深水埗手工業者》[4]和社區文化關注的《技藝行業的危機與轉機》[5])。只有把個體放在社區的歷史脈絡下,才能瞭解重建影響到社區關係的影響的深度及重新審視政府工具性的理解方式,把一切社會關係都簡化成「賠償多少」的問題此一做法,是否可以正確處理到市區重建真正的問題


[1] 內容請參看 香港房屋協會網http://www.hkhs.com/chi/wnew/pr_040430.asp, 見於2007. 10. 25.

[2] <深水埗市區重建計劃 賠償及安置評估研究>. ssp.had.pbase.net/ssp_d/chinese/doc/report.of.survey/Urban%20Renewal/UR%20Appraisal.pdf, 見於2007. 10. 25.

[3]許芷盈 (2007) 重見重建 香港:三聯書店

[4]民間博物館計劃(策劃) (2007) 小作業大智慧訪尋深水埗手工業者 香港:深水埗區議會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社區研究報告 | | 1 則迴響

2)研究框架–2.1文獻綜述之2.1.2

2.1.2社區的可持續發展與及社會公平問題

市區重建牽涉社區大規的規劃和發展問題,這不只是經濟資源的重新分配,更是社會關係的重組,一群多年的老街坊與老舖搬離,付得起高租的新居民及新商舖搬進來。這種大規劃的社會與經濟重組是可持續發展最好的方法嗎涉及社會的資源分配是否公平呢? 環境的設置是否具公義之考慮?同時,現行香港市區重建的模式,除了近一、兩年對大型的多住戶型舊樓作復修協助外,往往是推土機式推倒重來的發展模式,故,便牽涉及徏置當中大量居民及小型商戶的過程,亦即一個社區的發展橫空切斷,從零開始;而重建發展後,又往往給予發展商謀取大幅利潤的機會。於是,自然引起相當多關於「可持續發展」及「社會公平」的討論。

「可持續發展」及「社會公平」的討論,早在1987年聯合國的《布倫特蘭德報告》(Brundtland Report)此一著名的的可持續發展宣言中,對可持續發展的定議是: 可持續發展係指做到滿足當代需求,同時不損及後代滿足其需要之發展」[1]。這裡講的發展 (development) 是指義的人類發展 (human development),而非狹義的經濟 (economic growth)。正如英國學者所說:「經濟發展是要達到一系列社會目標…(i)個人所經歷的「效益」的進步。「效益」這裡可簡單地理解為『滿意』或『福利』…(ii)維護現有的自由和改進現有自由不充分的地方…(iii)自我尊敬和自我尊重從這個方面解釋,經濟發展(development)是遠比經濟增長(growth)廣泛的概念(Pearce, Markandya and Barbier, 1989:29,粗字體為筆者所加)

自從1980代末開始,可持續發展就廣泛包括三個領域的發展,缺一不可。這三個領域是: 環境保護、經濟發展及社會公平 (social equity)[2] 意思是,如果只有保護環境,而沒有經濟發展是不可持續的發展;即使兼顧了發展經濟與環境保護,而沒有照顧社會公平,那麼表示許多人無法分享這個發展成果,也不是可持續發展。不幸的是,發展掛帥 (developmetalist) 國家所謂的可持續發展通常還是過渡偏重經濟成長,偶而做一點「綠化」就交待了「環境保護」。同樣重要的「社會公平」就被忽略了,極少被當成重要的政治議題。(詳見 7.1.1 分析)

可持發展當然也適用在城市與社區規劃的領域,也是香港政府所聲稱的施政重點。台灣的規劃學者蕭家興就認為:「社區規劃係以人為本,強調人性,故要因應地方文化與社會的差異,特別關照社區中因社會結構性變遷,所造成的資源分配和使用的不公平現象。」(蕭,2002:6)[3]

美國的社區設計師鶴斯特(Hester)說:「環境正義[4]必須引領設計過程。好的設計執著於解決環境的不公,這些不公通常是以可及性低、排外或資源分配不等情況呈現在人們的生活中。」(Hester1999 :20[5]

的是,在香港政府有關市區重建的政策指引──《市區重建策略》[6]中,也提及了要「以人為本」的大方向,作為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及其他由市建局處接手的公營機構如房協,的工作指標。政府指明為了:「為 2000 7 563 。」而市建局的首要目標是:「 。」(《市區重建策略》,第2及第3)

故此,在下文的分析中,筆者將會以實地考察所得,比對《市區重建策略》中的指標,以及各種有關可持續發展與規劃設計之公共責任問題的論著,去檢視房協在這個深水埗K20-23重建項目內之政策執行,是否符合「可持續發展」及「社會公平」的指標。


[1] “Development that meets the needs of the present without compromising the ability of future generations to meet their own needs.” 來自聯合國「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 WCED ),1987年所發表的「布朗特蘭報告」( The Brundtland Report 】。

[2] 皮爾斯、馬肯亞、巴比爾 (1996綠色經濟的藍圖 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

[3]   蕭家興 (2002) 社區規劃學 台灣:唐山出版社

[4] 環境正義是環境保護及社會公平是不可分割的。在社區規劃及設計上必須兼顧環境保護及社會公平的。

[5]  Hester, R.T. Jr., (張聖琳.譯)(1999造坊有理 台北:遠流出版公司

[6]  發展局網頁──市區重建策略http://www.devb-plb.gov.hk/chi/policy/urs.htm見於2008. 3.13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社區研究報告 | | 1 則迴響

2)研究框架–2.1文獻綜述之2.1.3

2.1.3宏觀的當代政治經濟學及社會學分析

縱觀近五年,社會對市區重建的反響,除了支持政府主導的推土機式重建之外,最強烈而又能引起社會回應的反對聲音來自兩種論述:一種是關於建築物/古蹟保存的;另一種是關於《市區重建策略》的重建主要目標:「保存區內居民的社區網絡」(《市區重建策略》,第5i項)。

關於第一種反對聲音,關心的是舊的建築物。發展局近來已對此作出反應,大力進行耳目一新的「歷史伙伴計劃」,以圖一改過往由上而下的作風,邀請民間團體一起來營運舊的建築物。跟推土機式的重建比較,這種保留舊建築物的方式算是一種進步可是,到底什麼舊建築物值得保留,那些不值得保留,最終決定權還是緊握在政府手中。只有政府認為值得保留的才會獲得保留,政府決定拆的,無論民間聲音有多大,都留不住。如去年的利東街中段唐樓、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的拆除。同時,經政府精挑細選的幾棟無人建築物,其實也非重建的爭議所在,並非真正面應重建的社會問題。

第二種反對聲音,關心的是原區居民,及他們在社區的各種社會、文化、經濟等的元素。不幸的是,政府至今沒有對「保存區內居民的社區網絡」做出任何具體措施,至於何謂「保存」、何謂「社區網絡」沒有清楚指明,因此引起很大的爭議

觀察到這批小商戶對社區網絡之強調,筆者便注意觀察了他們的各種日常生活作息、關於要求留在原區生活的行動,以及對自己的生涯自述。從中,筆者見到及聽到他們極力強調社區內的人倫關係的重要性,當筆者將他們的生活方式放在整個當代政治經濟分析中,才開始了解到這種對人倫關係之強調的社會學意義。

2005年,由香港城市大學與加拿大Laurentian大學的學者合作的調查報告則指出,在市區更新的過程中,住屋環境因素

housing-related environmental factors),包括環境質素、鄰舍及社區,對生活質素(Quality of Life)有強烈的影響,而這些又復影響了對地方的歸屬感(place belonging)。三位學者指出,這些都是市區更新過程中,在環境心理學方面最重要的因素。[1](值得注意的是,這三位學者之中的一位甘教授,是深水埗區議會的增選委員。)

法國社會學家得雪圖(de Certeau)有一個「街/坊」(quartierdistrict)概念,頗能指涉到一個小社區內這種互相依存,及其對社區成員及對社會的重要性。「街/坊」亦即是「社會的弱勢者(大眾)在城市場所裡開創自己的場域(Space每一天,在同一個空間的互相參與中,大家實現了日常生活的可能性,也很明顯地在這實質的生活中熟悉了周遭的環境,找尋到人與物並存的契機,在過中控制/駕馭到正在生活的空間,更繼而在這種重複的穩定中找到了自己的認同(identity)。」(郭,199696)[2] 當人們可以從所屬社區找到自己的認同,社會才有了趨向和諧穩定的基礎。

紐約大學及倫敦經濟學院的教授施尼特(Sennett)在他的經典著作《職場啟示錄》(1999)中,對當代「彈性資本主義」(flexible capitalism)社會為人倫關係、個人自我價值感及所帶來的危機,極為擔憂。施尼特並認為,維繫社區,是這種氛圍下對人至為重要的[3]。在理工大學設計系的郭恩慈教授於1996年所編《影像啟示錄》[4]中,多位學者都同樣對香港現代都市的各種設計,其所意味的人際關係割裂與疏離,表達了深切的關注。

沿著2.1.1所提供的社區背景,以及2.1.2所討論的學理路徑,2.1.3這部份的文獻將協助研究到達更深的層次,最後探討在當代香港社會的環境下,以可持續發展和公平為原則,深水埗K20-23這個項目的可能發展方向。


[1] Ng, S.H., Kam, P.K., Pong, W.M. (2005) “People Living in Ageing Buildings: Their Quality of Life and Sense of Belongings”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25 (2005:347-360)

[2] de Certeau, M. (1984)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Berkeley :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及 郭恩慈() (1998) 香港空間製作 香港:Crabs Company Limited

[3]施尼特,R. (1999) (黃維玲.) 職場啟示錄 台灣:時報出版社

[4]郭恩慈 (1996) 《街坊庶民生活的心靈堡疊》 影像啟示錄 (郭恩慈編) 香港 : 奔向明日工作室有限公司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社區研究報告 | | 1 則迴響

2) 研究框架-2.2研究方法

2.2 研究方法

是次社區研究的對象,是一群面臨市區重建,生活在深水埗K20-K23中的街坊。我們在去年十月開始,著手進行田野研究工作,組織了一個研究隊伍進入K20-K23的社區,為十個相關小商戶作深入的定性訪問,並觀察他們的日常生活作息,了解這個社區的生態。研究希望透過研究員的觀察,比對社區人士對日常生活的自我表述及對自己的生涯自述,將許多隱性的社區特徵一一呈現出來,補充單純以數據或印象來理解社區的方法之不足。

直至今年二月,所有訪問個案的工作已告完成,訪問的街坊包括了新忠花店」的黃、「大眾膠輪」的周先生、「富貴城電子遊戲機中心」的楊先生、「蘇記茶莊」的蘇先生友聯電器」的黎先生、哨牙林補車呔」的林先生、「金泰汽車」的李先生、經營菜檔的羅小姐、「潘拾園藝」的潘伯及「朱記報紙檔」朱小姐。

本社區研究,不僅只描繪當下社區的面貌,並會研究社區如何受市區重建影響。根據這項研究的三大項目標,我們將研究的範疇定為六項如下:

目標一)以可持續發展的角度,深入分析現有社區網絡的性質。

相關研究範疇:社區網絡與社會貢獻(社區裡最被強調的生活特色)、社區產權空間(因社區網絡這種特色而衍生出來的空間使用狀況);以及社區經濟發展狀況(社區內小本經營業者的發展狀況);

目標二)檢討現行整體市區重建政策及其在執行上對市民生活及社區網絡的影響。

相關研究範疇:市區重建政策的執行與反應(受影響戶對房協程序的接受程度、應付方式,其應付方法所包含的意識形態信念,與及整個市區重建政策在執行上的意識形態信念,並分析兩者之間的差距,與及這種差距所包含的社會學意義);

目標三)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探討該社區的替代性發展模式。

相關研究範疇:可持續發展市區重建.社會價值觀綜合分析以上四個範疇的資料,以可持續發展和公平為原則,去探討深水埗K20-23這個項目,同時符合「社會公義」和「發展」的要求的可能性。

三月 28, 2008 Posted by | 社區研究報告 | | 1 則迴響